男人不识本站,上遍色站也枉然


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

福利网站大全
戴斗苙的女人(下)



在不知不覺間,長褲早已滑下去,那裡是一支聳立的肉棒,她嚇了一跳,趕緊把手縮了回去



「沒關係,動一下,會更大的。」



砂田笑著把腰往她身上擠,阿秋開始笨拙地用手去摸它。而男人的肉棒,不知何故愈膨脹愈大,感覺有點可怕。



「哇啊!真的變大了。」



「很害羞哦…」



「妳不用害羞,大家都是這樣的。」



「……」



「任何偉人,他們一定會做這種事的。」



「但是…」



阿秋整個臉都脹紅了。砂田將她的衣服拉到腳下,並將她紅色的裙擺拉起來,而將那巨大的肉棒刺入那秘肉中。



阿秋也相當興奮,不知不覺間,把大腿張得開開的,砂田讓自己的腰部稍微彎一下,便於肉棒的狙擊。



「可是這個樣子,有點可怕?」



「如果沾到草衣服會全溼掉,而且妳的和服也會弄髒的,所以站著玩,是最好的。」說完,砂田用手擡起阿秋的一隻腳。



「砂田…請等一下…」



「什麼事?」



「……」



阿秋很想問砂田,但是就是開不了口。



「什麼事…說看看!」



「這個…做這種事,對我們女性而言是不可以的,除非你和我結婚?」阿秋終於一口氣說了出來。



「結婚?」



砂田沒想到她會說出這句話來。



阿秋大大的眼睛內全是淚水,靜靜地盯著砂田看著。



砂田口中不知喃喃說些什麼,但阿秋早已是按捺不住,緊緊地抱住砂田。



「和我結婚吧!砂田,求求你,我願意為你做任何事,求求你。」她哭泣地哀求道。「阿秋…」



砂田有些迷惑,不知該如何作答,只有不停地安撫似地撫摸她的背。



不久,阿秋拭去淚水,離開他的身體,而且強顏歡笑道:「對不起,我不應該提的…」說完後,頭也低了下去。



「不,是我不好。但是我希望妳能夠了解,我因為工作常會調動的關係,要不然我會馬上和妳結婚,這一點請妳一定要相信我。」



砂田溫柔的話語傳入阿秋的耳中,阿秋覺得自己太過任性了,砂田一定也為不能結婚而煩惱吧!所以就溫柔地靠在他胸前。



「我愛你,砂田!」



然後她積極地挽住他的脖子,而砂田也立刻恢復剛才激昂的情緒之中,然後擡起她的一隻腳,將他堅挺的肉棒,一口氣地刺了進去。



「啊…嗚…」



砂田的腰開始前後抽動著,阿秋也配合著他搖動著身體。



雖是有生第一次的性交,而且是靠在杉木上,沒想到她被破瓜是如此地順遂。



「感覺如何?」



「嗚…嗚…」



阿秋不知該如何回答,好像炙熱的鐵棒在體內轉動著,只是一股痛楚與灼熱感,但談不上快感,但卻覺得很幸福。



因為和心愛的男人結合為一,雖然男人並未答應她何時結婚,但是他愛她是可以肯定的,他們絕不像阿茂與玉枝那種亂搞男女關係的。



砂田的熱根整根插入裡面,在男人激烈的運動中,阿秋陶醉在從未有過的幸福感之中。


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第五章衝擊



開始進入收割時期,全家老小一起總動員,但阿茂依然無所事事。因為他大哥沒有請他幫忙,因為長男,所以對弟弟就要特別地慎重。



他笨手笨腳的幫忙,比擺著臉色坐在那兒更麻煩。如果他無事可做的話,可能就會到東京或大阪去,這就是長男狡猾的一面。



但是,阿茂毫不介意地繼續住了下來,那一向未嫌棄他的大嫂,似乎希望自己能留下來。顯然他哥哥並未發現他和嫂子的奸情,所以依然作威作福,只是阿茂一點也不在意了,反而在心裡嘲笑著他。



阿茂和玉枝之後,又數度發生肉體關係。



地點是穀倉,時間不一定是早上或者是晚上,只要是能避開人的耳目,他們就盡情地玩樂一番。



那一天,正好阿勇有事要到其他村莊,他們利用這個空檔來到穀倉,但是玉枝仍像以往一樣,不肯自己脫下衣服,而且板著臉孔。



「阿茂!那個沒來,怎麼辦?」



「那個?」



「就是女人一個月來一次的…」



「月經,月經有來嗎?」阿茂詢問道。



「現在一定懷孕了。」



「那一定是哥哥的小孩,如果論次數,哥哥一定比我還多吧?」



「我不清楚,但我並不想和你有小孩…」



「但是,妳與哥哥已經結婚已經半年多了,如果三、四年,而突然懷孕,才令人覺得奇怪呢?」



「話雖如此,但憑女人的直覺,我認為這個孩子是你的。」



阿茂嚇得連心臟都要跳出來了。



「哥哥知道懷孕之事嗎?」



「我並沒有明講,但是他似乎很高興,一直在想要取什麼名字呢!所以現在不可能墮胎了。你想,到底應該怎麼辦才好呢?」



「如果哥哥把他當成自己的孩子,而感到高興,不是很好嗎?」



「但是,我還是很耽心…」玉枝說著,緊緊地握住阿茂的手。



「放心,想看看,我和哥哥也蠻像的,所以,絕對不會有人懷疑的…」



「不是指這件事,我所耽心的是…」玉枝認真地說道。



「你不是說那一天感覺有人在偷看嗎?那件事我一直放在心上,我一直想那會是誰呢?」她很擔心地說道。



阿茂早已把這件事忘得一乾二淨了,如果玉枝懷孕的事屬實的話,那一夜的偷窺者一定不會不吭聲的,而且那一夜的確看到人影了。



「阿茂!會不會是…」



「是誰,妳說出來看看!」



「阿秋…就是表妹阿秋,那女孩最近都以怪怪的眼光看著我,而且眼光並不友善…」



聽到阿秋的名字,阿茂嚇了一跳,她這麼一說,他也覺得阿秋最近的態度的確不同,以前她總是紅著臉趕快逃開,但最近總是斜眼看他,甚至於把臉別過去。



「有可能是她。」



「如果是阿秋的話,為什麼到今天都沒有說出來呢?」



「她比較害羞,哈哈哈哈,她從小就是那樣。」



阿茂雖然笑著,但他決定去問個清楚。



自從知道妊振之事之後,夫婦的關係也跟著變了,總是拼命工作的阿勇,最近也會開心地開開玩笑。夫婦的生活方式,他也因玉枝的身體,而決定不再碰她。好不容易懷孕,如此使之流產的話,那可不得了,所以他性慾高漲時,只是摸摸玉枝的肚子而已。



「你只要不常做應該沒關係的。」玉枝忍受不了,向自己的丈夫說道。



「不,為了生出健康的寶寶,我一定會忍耐。」然後把身子翻了過去。



此時,一般的太太也許會堅持下去,但是擁有二個丈夫的玉枝則說道:「那你好好休息吧!」然後自己也轉過身子,蓋好被。當然,她是無法入睡的,她只是在等待丈夫的鼾聲而已,等到確定丈夫已經睡了之後,才悄悄起身。



「這樣不會傷到嬰兒吧?」



被阿茂叫到穀倉的玉枝,對揉著睡眼的阿茂問道。



「如果從後面沒關係的,來,快一點。」



玉枝把屁股翹起,要求由背後性交。



阿茂對著早已潤溼的陰門,將聳立的肉棒一股作氣地刺了進去。



「嗯!阿茂,快一點,快一點,用力衝…」



捲起的裙角,露出搖晃雪白的臀部,玉枝不停喘息著叫道。



「大嫂,是不是這樣刺,啊…我也忍受不住了…大嫂,啊!等一下…」



「再用力衝…嗯…啊…」



如果他們不是大嫂與小叔的關係,他們就無需如此。他們只是一對追求感官快樂的男女而已。



在這種情形下,玉枝的肚子愈來愈大。阿勇,因為是自己的第一個孩子,所以不讓她到外面工作,而且他出去應酬也是很快就回來了。



因此,玉枝根本無法與阿茂約會,而且阿勇隨時都會在家,阿茂也找不到機會下手。



性慾無法得到滿足的阿茂,只好把目標瞄準其他女人。這裡是窮鄉癖壤,到處都是農田,根本沒有燈紅酒綠的場所。



所以他的目標自然是盯上最近變得艷麗的表妹阿秋囉!



「阿秋,有心上人了吧!」



他看見阿秋從田邊工作回來,忙著追了過去。



「沒有。」阿秋回答道。



「騙人,妳的心上人不是在青年團的林務班工作嗎?」阿茂逼問著。



「沒有就是沒有,倒是你有了心上人。」阿秋以蔑視的眼光看著阿茂回答道。



「……」



對於她突然尖銳的問題,阿茂答不出話來。但是此時,他確信當時偷看自己和玉枝作愛的人是這位表妹,絕錯不了。



他的把柄落在阿秋的手中,如果她告訴大哥的話,不,只要告訴村上任何人的話,他就無法在這村莊待下去,在這小村莊中,是絕不允許有破壞秩序者存在的。



而且對於長男稍好,但是對於二男,甚至於三男,風俗特別嚴厲。



村莊中為了維持貧窮的共同體,是相當排斥多餘的人的,而且不光是各個家庭盡量減輕人口而已,而是全體村民所共同產生的智慧。



「阿秋,妳看到了?」



阿茂不懷好意她笑著,但手掌早已全是汗水地詢問著。



「看見什麼了?」阿秋裝蒜道。



「那件事,不用說,也該知道,是我和大嫂的事。」阿茂乾脆挑明著問。



「……」



阿秋既不承認也不否認,但是從語氣倒是可分辨得出來。



「是嗎?原來真的是妳。」



「可是,我沒有對任何人提過。」



「真的嗎?」



「真的,如果說出來,阿勇大哥太可憐了。」



「大哥?妳為什麼不說大嫂很可憐呢?」



阿茂覺得頗為意外,這種情形,一般人都會同情女方的,而阿秋反而較同情阿勇,這種情形倒使阿茂相當不解。



「玉枝有什麼好同情的,她做了不該做的事,可是阿勇大哥真是可憐,如果被他朋友知道的話會多麼悲哀啊…」



「……」



「阿茂,你還和玉枝繼續幹那種事吧!我最討厭如此淫蕩三人,所以請你別來接近我。」阿秋說完,拿著鋤頭就信步離去。



在伊吹山已是冬雪初降,冬天的腳步來得很急,田邊的榛木的樹梢已經含有片片的冰片,而那些隨風飄落的枯葉正在寒空中飛舞著。



阿茂從後追了過來。



「阿秋,別誤會,這是有原因的。」



「討厭,我不想聽,走吧!」



二人前後追逐著,阿秋在逃,而阿茂緊追不捨,而在田邊一角的稻草堆中,女的打了男的耳光。



「啊!」



「阿秋。」



阿茂出手更快,早把阿秋壓倒在地上,並吻了上去。



「住手…啊…」



阿秋的悲嗚聲,消失在寒冷的晚秋中。



「阿秋,我喜歡妳。」



阿茂右手去解開她的衣釦,並粗暴地使她的下半身裸露出來。阿秋的手腳雖然拼命抵抗,但男人的手微妙地抓住那突出的陰核,並將她的雙腳撐開。



「啊…啊…」



阿秋呼吸急促,阿茂將自己長褲下早已膨脹的巨大肉棒抓了出來,讓阿秋的手握著。



她無意識地握著,它比現在握著的鋤頭柄更大更硬,而且更嵩高。



「不行…不行…」



阿秋雖然口中不停地拒絕,但兩腳在稻草上卻撐得開開的,黑色的陰部一無遮欄。


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第六章命運的決定



阿茂自從那次之後,開始斷絕與玉枝的關係,而開始與阿秋相交。



雖然與玉枝偷情很容易,但畢竟太過冒險了,所以這才是一勞永逸的方法。



農村雖然不景氣,但感覺不如大都市那般明顯,只要肯勞動,吃飯是沒有問題的,對於這一點,阿茂倒是相當冷靜。



所以即使和哥哥疏遠,但住在寢食無慮的鄉村,倒是還相當聰明的作法。



另外,阿秋因得不到砂田明確的答覆,寂寞的芳心,確實需要阿茂的愛來加以撫平。



自從二個月前,將處女奉獻給砂田之後,就再也沒見過砂田的影子。



她在不停地等待與盼望中,終於去林務班拜訪他,但是,他在奪走她的貞操之後的第二天就調走了。



因為沒有人知道阿秋與砂田已經有那麼深入的關係,因此林務班的職員告訴阿秋。



「砂田確實已經結過婚了,三年前和一位交往的女友結婚,是一位純潔的大美人。那個女人,可不像妳如此會幹粗活哦…哈哈哈哈…」



阿秋這才知道,自己獻身的男人,竟是這種人,砂田一開始就是在玩弄她。



雖然她一直有不好的預感,但是依然中了他的計,結果是鄉下女孩比較笨…



阿秋的腦中一片空白,但奇怪的是竟然哭不出來,現在即使哭了,也無法換回什麼。



一切全完蛋了,阿秋就此忘掉明朗的砂田,是需要相當時間的。



也許是貧窮的女孩早已習慣了,或許這是祖先遺留下來的傳統吧!



雖然只剩下思念,但她希望結婚與調職的事,由他本人來說明,但無法說出口,只有寫信問了。



但是,砂田一直沒有回音。



此時,阿秋又有不祥的預感,那一向很順的月事,已經慢了二個月了。



「沒有錯…」



阿秋開始顫慄,孩子的父親是砂田,與阿茂的關係,是十天前才開始的,所以阿茂不是孩子的父親。



但是沒有父親的孩子就是私生子,是不見容於村裡的,如果這件事被母親發現,她一定會瘋掉的。



但是她很想把自己與砂田的孩子生下來,但是已沒有辦法使母親認同這是砂田的孩子了,而才十九歲的阿秋,頭腦轉得很快,她已想出對策了。



最近一個月來,阿秋每次洗完澡,睡到棉被中時,阿茂就悄悄地睡到她身邊而母親睡在另一間房。



「噓…噓…」



阿茂將手指豎在自己的口中,很習慣地爬入棉被中,在短暫的親吻之後,阿茂趕緊爬到阿秋的下方,幫她把衣服褪了下來。



「阿茂,摸一下肚子。」阿秋撫摸著阿茂的頭說道。



「嗯!怎麼啦?」



阿茂把手放在阿秋滿是脂肪的肚子上。



「在動吧…」阿秋嬌艷地笑道。



「在動?」



「你的孩子啊!我已經有了。」



「我的孩子?」



「這是我們二人愛的結晶,當然,妳會和我結婚吧?」



阿秋挑明著說,她在說這話時,言詞相當嚴厲,不容他拒絕。



「……」



阿茂不知如何回答。



「我媽媽也知道了,她非常高興,而且你是次男,正好可以入贅,而且我們又如此相愛著,讓我們像一般人一樣結婚生子吧!」



「……」



「求求你,阿茂,別拋棄我。」阿秋將臉埋在阿茂的懷中,激動地說道。



「好,我知道,我們結婚吧!」



也許這就是自己的命運吧,只要自己能安定下來,也能讓周圍的人放心,自己又可以做一個堂堂的男子漢…他已經急於過這種日子了!他心情反而覺得更輕鬆。



不久,阿茂與阿秋在眾人的祝福中,結為夫婦。



此時,阿秋的肚子已經挺起,沒有人知道這是誰的孩子,還有另一人大腹便便的來參加婚禮,那就是玉枝,除了上帝之外,相信沒有人知道她肚中孩子的父親是誰?

RSS订阅  -  百度MAP  -  谷歌MAP  -  神马MAP  -  搜狗MAP  -  奇虎MAP  -  必应MAP